路斯·维特

舍弃

《舍弃》
    ——给最爱却没能在一起的人

    他终究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   
    我曾经想过,如果他就这么死去该多好,我能轻松了,能够掌握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,可我不能放弃他,一旦放弃了,自己之前的坚持和山盟海誓也就成了笑话。
   
    他从失去活动的自由开始,就变得神经质,明明只有头颅能动的他,那张柔软的嘴一次次说出恶毒的花语,曾经清澈透亮的双眸现在无时无刻充满着讥讽。
   
    从一个天之骄子沦落为落魄的丧家犬,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。
   
    从一个通情达理的俊俏青年变成脾气暴躁的疯子,不过短短一瞬间。
   
    他曾经所坚持的,所爱的,所恨的在他一无所有之后,都变得苍白无力。失去一切最开始的几天,他最常念的就是,我还能活多久?
   
    我明白他的潜台词就是,你还能坚持爱这样的我多久?
   
    我也不知道,我能坚持爱他多久,但直到他的离开,我都没有离开他的身边。也许,我的爱情早就时间被消磨殆尽,对他,我也只是责任,一种愧疚感。
   
    这是注定不能持续的恋情。
   
    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,两个男人能有幸福?支撑我在他身边的不过是自己的自尊心和同情心,大概吧,曾经我疯狂的爱过。有多深的爱,就有多深的恨,但是我对他没有恨,只有深深的无奈,叹气仿佛要了我今生一半的性命。
   
    我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,我怕他情绪激动,影响到身体。但我的沉默,让他心死得更快。他笑着说,我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其他人,但我知道,你心里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。
   
    可怕的话语戳破了真相。
   
    我扯着嘴角尴尬的笑,他也跟着笑,只是双眼里却是满满的哀伤。
   
    也就是从这一刻起,他不再乖张任性,安顺地像只小绵羊,之前张牙舞爪的狮子消失了。他的解释是,我希望我在你心目中最后的印象是好的,无所谓我是否今后还能记得他,但希望想起他的时候,他是个听话温顺的情人,而不是躺在床上自暴自弃,无可救药的疯子。
   
    说实话,他突如其来的温顺反而让我觉得害怕,这就好像他知道自己的命不长了,人在临死前,总是能出乎意料的平静。
   
    莫名,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曾经我爱的他的影子。我突然想引起他的反应,我开始晚上不回家,偶尔回一次,身上总会带着浓烈的酒味,甚至欢爱的味道。
   
    他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起伏,只是关心我的身子不要太累,仿佛在压低自己的存在感,我们俩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。这比他咒骂我一顿还令我难过。
   
    没想到,比起我,更快放下这段恋情的是他,生无可恋的他。
   
    我也收起来我的性子,在家里陪他的时间越来越长,我努力的在找各种话题聊天,他却只是淡淡微笑,疏离冷淡。
   
    我问他,你为什么会放弃。
   
    他说,当你不再吻我的时候。
   
    的确,一开始的时候,我会爱着他,吻他,后来,安慰他,吻他,现在,我不会吻他,也没有过多的触碰他。
   
   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如果提不起欲望,那么他们的爱情也就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 我知道此时此刻无论做出多少的补偿,也不可能挽回这场消失殆尽的恋情。

    面对他我只能公式化地笑,他也乐意看我一眼。

    仿佛日子就这样停滞了时间,生活没有丝毫起伏,我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的情况越来越糟糕。

    本以为这种平淡的日子会持续,但某天我接到了家里护工的电话,他,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 我听到后,全身僵在原地不动,手一直保持接听电话的动作,即使电话那头护工着急的叫声,我也置若罔闻。

    在一旁的秘书呼喊之下,我才反应过来,盯着秘书担忧的精致面容,我眼睛连眨都没眨,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 过了许久,我才找回我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 接着,开会吧。

    我记不起当时的心情了,但我不想回去,我不想看见他冰冷的尸体,我连他的死亡都不敢确认。

    直到他被焚化,我都没有见上他最后一面。

    护工告诉我,他走得十分轻松,也悄无声息,安静得没有一点挣扎,记得他死前最后说的一句话:谢谢。

    我笑了。

    没关系。
   
    我闭上眼,在脑海中勾勒他最后的笑容,却感到脸上的湿意。

    我是个胆小鬼。

    从未真正跨出去一步,也从未拥有过什么。

    与我一起度过余生的,恐怕只有回忆。

—FIN—

后言:短篇,细节啥的没仔细写(づ ●─● )づ有机会写他们两之前的恋爱经过,结局就这短篇这样啰……_(:з」∠)_
之前有想过,爱情能否经受住时间的磨练,在对方生病变得不可理喻,变得和从前不一样的情况下,到底是爱这个人的什么呢?

这是最糟糕的相遇•零篇

《这是最糟糕的相遇》零篇

  同性恋bar可谓鱼龙混杂,劲爆的重金属音乐响彻耳中,连说话都要扯着喉咙嘶喊。

  安一珞坐在前台小口小口喝着鸡尾酒,身为未成年人,却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喝酒。但和许多去夜店的女生不同的是,她没有夸张的烟熏妆,也没有七八个耳洞一起钻着五颜六色的耳环。

  素颜短发,修长的身材,眼角微微上挑,习惯性抬高下颔,带着桀骜不驯,随意的短袖,牛仔裤。与身边群魔乱舞的人格格不入。

  拒绝了一些上来搭讪的女生,安一珞显得不耐烦,化妆成千篇一律的脸,她怀疑亲热的时候会不会吃得一嘴粉。

  “那个……”

  安一珞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,便转动目光到这个声音的主人身上。

  被精心打理好的长发垂落耳侧,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安一珞,双手也死死揪着衣角,整个人很娇小,看上去是一个很羞涩的女生。

  好像只小动物,安一珞是这样想到。

  “找我有事吗?”安一珞尽量用温柔的语气问道。

 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连续说了三个我字,女生的声音戛然而止,安一珞看着女生紧张得发抖,连话也无法说好。

  “别紧张,要喝一杯吗?”安一珞往旁边挪了挪,示意女生坐下。

  女生略显笨拙地坐下后,仍然低着头。

  对于只能看得到头顶的安一珞来说有些郁闷,“你要喝什么?我请你。”

  女生摇摇头,“我……不会喝酒。”

  安一珞挑眉,的确,女生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喝酒的类型,像个只会在家里好好学习的书呆子。

  “那好吧,果汁怎么样?”安一珞不等女生回应,便对前台调酒师点了一杯果汁。

  当放着剔透的冰块,颜色鲜艳的果汁推向女生面前,女生只是低着头轻声说了句谢谢,边默默地喝起了果汁。

  安一珞饶有趣味地盯着眼前的女生,“你能抬起头吗?一直低着头有些不礼貌哦。”

  女生听了以后,犹豫了一会,慢慢抬起头。

  和想象中一样,女生化着淡妆,两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,白皙的皮肤,嘴唇丰满。安一珞最喜欢的是女生的双眼,清澈透亮,能映照出自己的身影。

  “你很可爱,为什么一直低着头?”

  “因为我……是第一次来。”女生抬起头后,就没有再低下头了。

  “第一次?嗯……你是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所以想过来看一下这边的世界,还是——寂寞了先找个人陪你……”说着,安一珞伸手想将女生耳边的头发顺到而后,然而才刚刚触碰,女生很大反应,猛地往后一缩。

  “才……才不是!”女生的脸变得通红,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找个朋友而已,能够懂我的朋友。”

  “我其实很久之前就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了,因为我对相亲的男性毫不动心,一开始我只是以为这单纯是不喜欢而已,后来才发现我基本对所有男生都没有什么兴趣,但是我对我……闺密却抱着肮脏的想法。”

  女生仰头把果汁一口气喝光,“我后来向家人和闺密坦白,但是他们觉得我是得病了,我母亲还要我上医院检查。我知道,这不是一种病!不是的!身边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!我明明都没有做错什么!……到最后,我闺蜜也疏远了我,她以为这会传染。”女生到最后有些歇斯底里。

  安一珞轻轻将女生拥入怀里,“你果然就是寂寞了,所以想找个人陪你聊聊天,或者做其他事情。”

  “可能吧……”女生靠在安一珞的怀抱中,感受陌生的温度,却终于缓下心来。

  “要不要试试?”安一珞突然提议。

  “试……什么?”女生离开安一珞的怀抱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 “你觉得呢,春宵苦短。”

  女生反应过来安一珞指的是什么事后,脸立马变得通红,连忙摇头拒绝。

  “我……不是要做那种事情才来的,我只是想要倾诉一下……”

  “你应该有个发泄,发泄出来也许会好些,而且做那种羞羞的事情还很舒服呢,要来吗?”安一珞笑着靠近女生,将女生逼到墙角,双手撑住女生身后的墙面,低声在女生耳边说道。

  女生感到进退维谷,“我觉得时间不早了,我看我还是先回家吧……”

  可女生万万没想到,一直没有过界举动的安一珞,此时此刻却突然吻住女生的嘴唇。

  好软。

  安一珞的第一感觉,亲吻果然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,想着便得寸进尺地将舌头深入。

  女生脑袋一片空白,忘记了反抗,等安一珞停止亲吻后,才捂住嘴巴,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
  “我说,有那么糟糕吗?你怎么一副要自杀的表情?”安一珞虽然停止了亲吻,但是脸仍然和女生挨得很近,她能感到彼此的热息交织。

  “你怎么突然这样?太过分了!”女生真的哭出来了,早知道就不来了!随他的歧视!去他的不理解,被骂有病也无所谓!这么随随便便就……女生蹲下来哭泣。

  安一珞感到棘手,“我说,不就是一个吻吗?至于这么……”

  “对于你来说无所谓,我可是第一次,之前都没有和女生这么亲密过!我还想着今天过后明天就重新开始!自己不愿意也无所谓,想尝试接受男生,我……”

  女生话未说完,安一珞就不耐烦的打断,“你一直在一旁自说自话!你到底在自以为是些什么啊!”安一珞将女生拉扯起来,双手捧着女生的脸,强势让对方正视自己。

  “为什么要隐藏自己?这么做你会开心吗?虽然说你怎么样跟我没关系,但是你对我们这个圈子的态度,让我很不爽!”

  女生被安一珞说愣了,只能呆呆的回复:“我怕我陷进去就出不来了,我想回到正轨。”

  安一珞恼火地搔搔短发,“你自己都没能正确认识到这个圈子,就好意思一开始就怪身边的人,你想踏入这个圈子你还没有资格!”

  “你什么意思?说的好像是你这种没有节操无原则的人就可以踏入一样!”女生不由自主的反驳安一珞对自己的评价。

  “嗯?你的意思是你就有资格了?这条路多难走你知不知道?你这种连自己定位都不清楚的人还好意思来说我?”安一珞生气的逼近女生,气场让女生不由想往后退一步,可是身后是墙壁。

  “说什么打算今天过后明天重新开始,那么你今天就不应该来这里!不对,你明明就一直没有真正的对待你自己的取向!”

  “别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!”

  “这个圈子里的女生哪个是没有勇气就会进出这个地方?而你却若无其事地进来找个懂你的人倾诉,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你以为我们走得很轻松吗?”安一珞掐住女生的下巴,“我最讨厌像你这种自以为是,不会考虑其他人感受的低情商生物!”

  两人的争吵声引来很多人的围观,每个人脸上的好奇让女生很尴尬。

  女生放弃了和安一珞的争吵,她能明白安一珞的话,自己一开始的坚持被身边的人全盘否定,以至于她自己觉得现在做的事是错误的,只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指出来有失面子,原来就脸皮薄的她激动地与对方争论起来了。

  女生此时此刻是后悔的,酝酿好久才开口说了一声“抱歉”就低着头逃走了。

  安一珞看着空空的臂弯,烦恼的哧了一声,这都遇上了什么事?

  隔日清晨,安一珞打着哈欠上学,今天是开学第一天,前几天在bar里遇到的奇葩女生事件让她郁闷了一天后终于不在乎了。

  第一节课上课铃打响,走进来一位新的女老师,整洁朴素的浅蓝色长裙,普通的黑框眼眶,淡淡微笑。

  安一珞抬头,目光与老师交汇的一刹那,安一珞吃惊,这女生很眼熟,很像那天在bar遇到的……对方的表情僵硬。

   “大家好……我是你们的新老师……”女生语气也变得僵硬。

   两人怀着各自的心思度过了第一节课。

  下课后,安一珞拉住女生的手,“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,真是巧合。”

  “放开!安一珞同学!”女生用劲想挣脱。

  安一珞很不开心。

  这真是糟糕的相遇。

  两人的内心这么想到。

—END—

后言:(๑•́ ₃ •̀๑)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这篇文就这样结束了,没错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……这里觉得这两个人应该不会在一起( ー̀εー́ )但会写以这两个人为中心的其他小短篇,_(:з」∠)_虽然还不知道女生以后会不会和男人结婚,但是说到“爱与性别无关”这句话,无论结婚对象是男是女,只要能够幸福就好了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冬章•同人【深海组】

前言:因为看到原妈写的设定很有趣,然后自己在脑中幻想了一下后续(大概XD)可是原妈设定的结局是BE,就像都市NO、6一样以后不会再见面了( ー̀εー́ )但我又不能寄刀片……我也不能强行改写成HE_(:з」∠)_因为原妈认识我……(づ ●─● )づ真是……我去年买了个表(❁´◡`❁)*✲゚*

你瞅瞅我连文章名字都懒得取了


   

    大概自从上次邂逅了奇怪的影子后,每年冬天的那一天,Menash总会假装不经意间回头瞟自己的影子,然而心中的那份期待并没有得到结果。


    把脸几乎全埋进围巾里,今年的冬天似乎比以往更冷了。只是轻轻的呼吸就能看见遇冷形成的白色水雾,路旁的路灯橘色的暖光柔柔铺在雪地上,Menash才感到一丝温度。


    回到家中,Menash扯下脖子围着厚厚的围巾,打开暖气,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。他解开束着长发的橡皮筋,脑海中却浮现那个影子,一直挥散不开。


    像以往每个夜晚一样,Menash拿出画笔和画板,但右手举在空中半天,他僵坐着许久,肩膀松垮下来,双手也缓缓地轻搭在大腿上。


    不管如何想要画点别的东西,但是脑中却被那个影子强行霸占。无奈下,Menash只好按照脑中影子的样子在画纸上浅浅描出大概的外形轮廓。


    抱着无可奈何的心情画着这个影子,本以为画到五官的时候会停笔,但没想到就这么顺其自然的画下去了,……就像之前画过无数遍一样,眉间的纹路画得清清楚楚,连勾唇微笑的弧度也那么熟悉。


    这真是不可思议。


    明明是个……连面也没有见过的人。可是却自然而然的画出,并且笔触熟练并不生疏,Menash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忘记一个人,而这个人很重要。


    直到画完整个人,Menash看着画纸上俊秀的面容,也没能想起对方是谁。放弃般叹了口气,Menash把画纸从画板上取下,搁在书桌上,随后熄了灯便休息了。


    -清晨-


    Menash打开窗户,清风吹着淡粉色的樱花花瓣进来,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春天。


    从莫名画完那个影子的画后过了很久,Menash也无法想起对方是谁,于是他也只能把这张画长期的搁在书桌上了,或许,晚一点会遇到吧?


    Menash背起包出了门。


    风还吹着窗帘上下飘动,吊着的风铃清脆的声音宛如鸟鸣动听,是真的到了春天了。


    书桌上少年的笑容依旧,只是唇边多了几片白色的樱花花瓣。


    до встречи(再见)


对于十年后的自己有什么想说的吗?


我只想说


只是要你能好好的,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就可以

啃食【深海组】Ⅰ

前言:献给女友Linku和她家孩子们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(注:以下关于人鱼设定是为情节发展所设定的,全是作者脑洞大开OvO)

人鱼是古老深海的妖精,他们的面容美得窒息。

人鱼最吸引人的是他们的嘴唇,成熟的人鱼的嘴唇艶丽如血,薄唇有着优雅的弧度,嘴角微微上扬,就像永远的微笑,给人一种人鱼是很温顺的错觉。

人鱼不会张嘴,除了人鱼在进食的时候。

从不会有人知道人鱼进食的样子,因为多数见到人鱼在进食的时候也早已被其他人鱼盯上了。

人鱼是一种群居的生物,进食的气味会招来更多的人鱼游来围观,而无意中撞见正在进食的人鱼的人就被围观的人鱼盯上了。

人鱼的食量很小,生物学家证实人鱼是一种喜欢虐杀的残暴生物,吃掉猎物身上的一部分也仅仅是虐杀的一部分。

对于猎物,人鱼会盯着很长时间。这是一种狡诈的生物,喜欢慢慢引诱猎物来到陷阱圈里,再露出本性。

人鱼喜欢躺在海边大岩石上面,享受着阳光把自身体内的水分蒸发水汽,在空中变成白云,近乎自虐的做法让人鱼的嗜虐性得到一定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人鱼百科》

Lian合上书页,食指轻轻摩挲这封面的四个烫金字体。他用手撑着下巴,望着人鱼两个字发呆,指尖轻轻叩击着桌面。

好想见见人鱼这种美丽的生物。

门发出轻微的响声,将银色发丝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老管家推门而入。

Lian抬眸望去,以示询问。

老管家毕恭毕敬地走到Lian的面前,微微把头低下,说道:“有您的邀请函。”

老管家递给Lian一封黑色的信,Lian接过来,瞥见信封右下角一个不明显的字母:S

Lian皱起眉头,随意将信扔到桌面上,头往后仰,露出优美弧线的脖颈。“帮我推掉。”Lian语气冷淡,“说过多少次了,S的邀请全部拒绝。”

S是一家违法的地下拍卖场所,以SEX为氛围的拍卖场所实在让人感到恶心。Lian想起第一次去S的时候,即使脸上带着面具,但Lian还是能感觉到他们的兴奋以及丑恶的嘴脸,这些人身边多数是赤裸或穿着暴露的拍卖物。

Lian现在闭上眼就能想起S昏暗的场所,各种难耐的情欲的喘息声,在暗处也能看到彼此起伏的身体。

很臭的味道。

Lian用白丝手帕捂住嘴巴,强忍住胃内的翻滚,恶心感从心底蔓延到喉咙处,他干呕了几声。胃酸倒流,强硬吞下去。

喉咙像是卡着一张磨砂纸,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自此,Lian拒绝所有来自于S的邀请。

但这次老管家竟然拿着S的邀请给自己,Lian感到头疼,老管家也是跟在自己身边很多年了,怎么这次办事失利?“扔了。”Lian淡淡吐出两个字。

“听说这次展示的物品来自于深海。”老管家朝着Lian深深鞠躬,“我想您会对此感兴趣。”

Lian又一次皱起眉头,无奈地拆开信封,取出里面的黑色信件,上面用亮银色书写的漂亮俄文让Lian感到无比厌烦。

【尊贵的De Rossi先生,于周五晚上八点邀请您参加我们的拍卖会,请勿缺席或迟到。——S】

什么语气?Lian咬着拇指指甲,微眯起双眼,来自于深海吗?Lian略加思索后,将信扔回桌上,“帮我准备好。”

“是。”老管家双手笔直贴紧裤侧,深深鞠躬,转身利落走出房间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物品呢?Lian屈起食指,用指节轻轻叩击桌面,目光却落在了一旁的《人鱼百科》上面。

周五晚上八点。

Lian穿着裁剪合身的西装站在了S门前,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让他有些晕眩。

Lian跟随者其他人的脚步走进了S,在踏进S第一步的时候,他闻到了空中一股湿湿的香味,撩拨着心弦。Lian连忙压下浮上心头的冲动,眯起双眼打量着会所大厅布置,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淫靡的道具消失得无影无踪,换上了正规的桌椅。

各个都穿着西装笔挺,额前刘海一丝不苟梳向脑后。

虚伪。

Lian默默在心里鄙视,向递酒的服务员微微点头。

到底要拍卖什么东西?

“听说拍卖的玩意儿只有一样!”

“一样?这么多人就拍卖一样?啥玩意儿啊?”

“不知道啊,听说是大海深处的东西!宝贵的很!”

Lian仔细听着旁边人的谈话,慢慢呡了一口酒。脑海中一晃而过的人鱼二字,让他有些激动,但马上又否认自己,怎么可能,人鱼怎么可能会被人类抓捕到?

人鱼,只能存在于幻想和童话中。

突然大厅里的灯全部熄灭,只有聚光灯打在了舞台上面。

一个人推着一个盖着黑色布料的长方形容器上来,Lian感到自己喉咙有点干。

“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来到今晚的S拍卖现场,接下来要各位竞价的物品只有一件。”带着亮银色面具的男人声线藏不住兴奋,“人类的欲望从不会停止!无论是哪里的东西都想要得到!但是自然不允许,把美丽神秘的东西给藏起来,可还是被人类寻找到了。”

亮银色面具后面的漆黑双眸转向了Lian,Lian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视线死死盯着自己。

“各位知道大海深处的居民吗?”男人转移视线,Lian却一怔,大海深处?难不成,真的是……

男人的视线又回到了Lian身上,“没错,就和各位想的一样,现在我想请一位先生为我们掀开盖在神秘物品上的布。”

Lian不顾其他人吃惊的目光,有些踉跄走上舞台,男人对他微微一笑,隐入两侧黑暗中。

手在发抖。

呼吸要停止了。

手一扬,布料飞到空中。

Lian却呆滞了,什么也没有!空空的水缸!

“哈哈哈哈!”男人笑得弯下了腰,“这位先生我有邀请你掀开吗?”

Lian恼羞成怒,红着脸下台了。

一个清脆的响指,惊呼声瞬间响起。Lian猛地回头看!

原本什么也没有的水缸里静静躺着一个人鱼。

鱼尾弯出漂亮的弧线,和人类一样强壮结实的上身。黑色的发丝在水中漂浮,略显苍白的脸庞,点明了右眼下的痣。头两侧没有耳朵但有两片轻薄透明的鱼翼,睫毛颜色意外的很浅,Lian想他的眼珠颜色会不会像琥珀一般晶莹透彻。

很安静像是睡着了的人鱼,让人感到很轻很脆弱,仿佛海面上的泡沫,一碰就破。仿如海市蜃楼,这一切都是虚幻,没有出现过,也没有拥有过。

没有唇色的人鱼。

按照书上说的,难道这是一条不成熟的人鱼吗?

“有些人已经注意到这条人鱼没有唇色对吗?”男人声音再次缓缓响起,“这说明这条人鱼是可以安全饲养的,只有用嘴撕咬过活物的人鱼的唇色才会艶丽如血。”

Lian看见周围人嘴角开始浮现阴险的笑意,让他有些害怕,人鱼不能落入这些人的手里。

当他再次把目光集中在水缸上时,对上一双漆黑如夜的双眸。

犹如盯上猎物般的猛兽,骨子里渗透的寒意。

战栗的可怕。